追蹤
GOLD FISH SAY ...
關於部落格
也許有一天我會學會閉嘴。
  • 16484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NF-Note 15 有耐心是種美德 (1)

   
喔咧  我又暴圖啦  大概180張只好分兩篇啦(攤手)
   
從14開始進入愛情路線,接下來的劇情只會更加肉麻又芭樂
 
(我還得忍耐不要一直吐自己槽(掌嘴))  
  
(1)還好,進到(2)後段會更誇張,
  
敘事方式會稍微改一下,圖比字多,然後啊
     
青春期看了成堆的
        
少女漫畫、言情小說、外國羅曼史
全都用上了
     
就別太認真考究哪些部分很似曾相似了吧  太害羞啦(遮)
    
     
          
在上一篇被不少人恥笑(好啦主要是我在恥笑)這把年紀還保有初吻古利德
  
(不過我記得3代的初吻好像是指『和這個對象的第一次接吻』?)
    
在一時衝動之下吻了奧莉薇之後根本無心工作
    

      
而另一方面,就算再怎麼遲鈍,
           
都被親下去了,當然也該發現對方感情的奧莉薇
    

      
腦袋裡也裝滿了同一件事。
   
但就像每個人都經歷過,狂歡爛醉之後的隔天,
         
回到現實,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
    
除了尷尬還是尷尬。  然而...
     

   
越是想逃避,老天爺就是越不會放過你
 
     
        
在同一時間下班回家,又這麼剛好,
  
其他人不是在上班就是在外面買東西,家裡一個人也沒有。
   

    
          
           

         
就算想努力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但是談話之間還是充滿了僵硬和不自然。          
                 
          
          
         
          

         
         
                

           
              
           

             (好大一片馬賽克
  奧莉薇你明明沒什麼料  用這麼大片做啥(喂))
       
           

        (真是的!這可是挑戰完才在二樓加蓋好的新浴室耶!)
      
回到客廳,古利德正在看上司要求他閱讀的書,
  
奧莉薇在旁邊的沙發坐下,拿出新的食譜來研究。
   

        
兩個人各自沉浸在書中,
          
幾個小時之後,奧莉薇像是心滿意足的,闔上了食譜。
     

         
         
          

         
        
           

           
古利德似乎很專心的盯著手上的書頁,
  
奧莉薇忘記了本來的尷尬,忍不住細細的打量起他專注的側臉...
          

   
不過...
            
古利德其實從奧莉薇下樓之後就很難把注意力移到書上了
       
感覺得到她興味盎然的專注目光、古利德忍不住開口打破沉默:    
         

           
       
             

           
       
           

         
           
            

            
感覺氣氛已經沒那麼尷尬,
  
奧莉薇哼著歌,走進廚房。
   

    
拿出牛肉和洋蔥等食材,想著剛剛研究的食譜,
  
大展身手起來。
   
沒多久,空氣中就充滿了牛肉的香味、混合著洋蔥的甜味,讓人垂涎三尺。
    

          
看到自己最愛的菜色,古利德喜出望外,
  
叉起帶著粉紅色澤的柔軟牛肉,迫不急待的送進口中---
            

           
沒有發現自己這小小的舉動讓古利德的內心充滿了感動,
  
奧莉薇享用著美食,對自己的廚藝感到很滿意。
  
當年剛來到這裡的時候,除了生菜沙拉,連通心粉也會煮成黑碳糊呢!
          
笑著,偶爾穿插著幾句閒聊,不一會兩個人就吃光了盤中的牛排。
       
         
         
       
             

       
將餐盤洗淨擦乾,收進櫥櫃,順手把廚房的爐台也清潔了一遍。
     
古利德邊走邊鬆開脖子上的領帶,
              
走進浴室換下西裝,踏進淋浴間。
       

         
(不,你搞錯了   根本是老夫老妻吧
       
             
緊張之餘也忍不住納悶,其他人到底是去哪裡了?   
          

          
        
           

         
          
          

          
        
            
淋浴之後,套上舒適的睡衣,古利德赤腳走出浴室。
             

           
坐下之後對著奧莉薇佈好的棋,
 
兩個人研究了一番---
   
     
           
       
           

            
               
              

             
             
                 

           
總是這麼橫衝直撞的女孩啊... 古利德忍不住微笑。
   

              
          
             

           
          
          

          
面對這樣熱切的目光,奧莉薇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應,
         

         
慌亂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轉頭就走
       
       
       
         
               

          
        
             

                
溫柔但略帶強硬,牽起了奧莉薇的手。 
             

           
充滿了耐心,不疾不徐,專注的看著奧莉薇的臉,等待她的回答。
   
良久, 奧莉薇小聲的說了         
              

             
感覺得到她的遲疑,
  
古利德突然想起之前勒斯特私下和他提過的一件事.....
   
暗斥自己的不夠細心,鬆開了原本握著的手
               

           
         
            

        
        
            

       
奧莉薇依舊是遲疑了半晌,
  
終於點了點頭
         

         
聽到她的同意,古利德才發現自己一直屏息著,
  
大大鬆了口氣,
       

          
很快的給了她一個不帶遐想的友好擁抱
           

        
        
         

       
看著纖瘦的身影消失在樓梯末端,
 
古利德忍不住輕嘆出聲...        
         

         
終究是個男人,和喜歡的女孩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說沒想過這種事是騙人的。
                     ( 是『嘿咻』不是『初次嘿咻』啊?那你的初吻就很可疑啦(賊笑))
         
將樓下的燈都關了,古利德才回到二樓的臥室,
       
打開門傳來的鼾聲讓他嚇了一跳
      
          
        
呃,我又漏算一個人啦(扶額)
          
         
             
開始各自有了工作之後,大家和外面的人接觸的機會也變多了,
   
通常下班之後我都會取消直接回家的指令,
  
讓他們隨便亂跑,想回家再回家。
   
沒想到,有個傢伙就開始任意妄為了起來---
        

             
勒斯特,你一定要這麼殘害我的眼睛就對了?
    
雖然迷戀安東尼霍普金斯的人好像沒資格說別人,
 

          
但是你的品味也太奇怪了吧? 
                                                                 ( 初吻個頭啦  誰信啊?)
             
而且還沒完,
  
才過沒兩天之後的下午,就發現屋子的前廊有兩個互動氣氛不對勁的身影---
       

        
    
          

         
其實他拖到現在出手才是讓我驚訝的原因。
   
從很早之前他只要有『和普萊德調情』的期望,我就一律無視。
   
       連截圖軟體都在我拍他這期望的時候破圖了
  
不就是連老天爺都叫我無視他的意思嚜(聳肩)
  
現在他自己出手了,我也不想管他啦~
   
而被調情的普萊德的反應呢...
      

           
普萊德冷笑出聲,
          

         
         
         

        
       
        

      
        
        

          
猜不透另一個人的想法,
  
也不想再深入下去,
  
轉身,各自離開了前廊。
       
         
        
           
         
           
很快的,時間即將進入春末
        
        
       
           
         
    

           
庫洛托尼雖然還是肉肉的,但已經沒以前那麼肥胖,
     
每個人都脫下了毛衣和外套,換上了較為涼爽透氣的衣料。
       
當然,某個嚴肅的傢伙還是包得緊緊的 
        
         
       
然後... 某個沒有節操的傢伙
              

          
是更加毫無節制的遊戲人間了。
      
對於這樣的勒斯特,恩薇卻什麼也沒說,
  
只是在夜晚來臨時,偷偷的躲進了奧利薇的被窩。
          

          (換新床萬萬萬萬歲!!!!!!
        
至於大鼻子(喂)古利德呢,
   

         
已經順利的站上商業的頂峰,成為權力經紀人(終身期望)。
      

       
雖然西裝很像黑道,但是接送的跑車實在是帥斃啦!
   
可惜的是,也許是之前對那些美女司機太冷淡,新任的司機變成了---
     
    
     
  相當微妙的少年禿。

                               (乾脆剃光了還好一點)
        
權力經紀人大人上班去,
   
奧莉薇帶著庫洛托尼和恩薇一起去了公園。
       

         
      
            

          
        
        

         
玩到了傍晚,
  
庫洛托尼已經受不了奧莉薇的恐怖攻擊,跑去玩旁邊的秋千。
            

            
             
           

           
          
              

       
恩薇一瞬間沈下了臉
        

          
恩薇轉過頭去,
      
恢復成若無其事的表情。
         

           
       
           

        
          
              
回到家,奧莉薇一邊準備著晚餐一邊繼續思索著,
               

         (太太,我拜託你手上有菜刀的時候專心點好不好?
          
過了一會,
  
下班回來,換掉西裝之後的古利德也走進了廚房,
  
加入了準備晚餐的行列。
          

         
         
              

           
依舊是老夫老妻似的相處模式,
  
在那天過後兩個人並沒有任何進展。
    
古利德雖然內心相當焦慮,但是又不想強迫奧莉薇面對他,
  
只能按奈著性子,心情一天不如一天。
   
而腦袋裡一直在思索該送什麼樣的禮物、心不在焉的奧莉薇 ---
        

        
在自己那盤鮭魚裡吃到一大坨的鹽塊,差點沒嗆死。
           
           
            
             
                                              ------> 接續 Note 15  (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